中消协吃皇粮,别的NGO呢?

从2007财政年度开始,中消协全年所有的运营费用,将全部从中央财政拨付的750万元资金中支取。因此当中国内地众多的协会组织尚在因“社会筹资”而倍感艰难与困惑的时候,中消协却已吃上了“皇粮”。

   750万元不多,但意义不仅在于纳税人又多养了一拨人,而是养了这些人能产生什么效果。由于没有良好的资助渠道,许多社团组织NGO要么暗地里以营利为目的,要么囊中羞涩无法体面生存。眼下中消协走出一条新路,解决了吃饭问题。可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我们担心的是,税钱花出去了,享受全额拨款的中消协,还能不能保证NGO的独立人格,监督政府作为呢?另外,消费者协会能够被收编,那么环保、教育、就业以及各地方消协组织,会不会也受到启发,开始运作“皇粮”工程?

  报道中,中消协吃皇粮也很无奈,原来的生存手段如“3·15认证”也因为欧典等事件曝光无法继续,又不能从消费者或企业身上收费。话题自然又说到国人没有公益心,不谙善举等。我觉得NGO们不该这样想。多数人不捐款和不愿意报税的理由差不多,是因为不确定钱有没有花在需要的地方。北京晚报有个《慈善专刊》,每登完一个悲惨故事,都能接到很多电话要求捐助。因此,广大NGO如果自己先把账目公开,表明自身对社会的意义和需求,肯定不至于得不到捐助,更不至于依靠出售各类“认证”获得生存。收费的“认证”以及评比,都是对NGO公信力的亵渎。欧典是迟早之事。不反对政府资助任何NGO,但资助和全额拨款有质的区别。从社会意义上,中消协吃皇粮不值得其他NGO效仿。

2 thoughts on “中消协吃皇粮,别的NGO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