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E6的葬礼。。。。 多图

都说死者为大吧,虽然这个人曾令我咬牙切齿,彻夜无法眠,而且他其实也并没有死,在我这里他还活得好好的,比谁都滋润(老不死的,该死不死的clip_image001);

话说回来了,它能有这么顽强的生命力还是有一定的原因的,垄断捆绑,加上GHOST XP 肆虐,使他的装机量完完全全的成了绝对统治级别的,现在还有这么多人在用XP,包括我公司的电脑还有家里有一台以前的老电脑都是,有XP基本上就必然有IE6,闲话不扯了 没必要做说IE6的缺点了,下面上图啦: IE6葬礼现场

clip_image003

好蓝,好蓝

(更多…)

Read More

已收到 Sina App Engine邀请,试用中。。。。

呵呵,昨天下午3点多申请的,晚上睡觉前突然发现有新邮件,一看标题我就激动了。

赶紧的就激活去了,建立了第一个应用第二个第三个 ,如果你想把它当作一个免费的虚拟主机来用的话,恐怕你要失望了,它限制了不少的函数,以至于很多的开源代码都无法使用,需要自己修改,比如wordpress 我的第三个应用就是用的for SAE版本的,2.8.5,很多功能也都无法使用,目前还在探索中,详细的就不写了,已经有很多人写过了,大家申请邀请码吧,Good Luck!


Read More

转:评论,缺乏道德感的百度不会真正幸福

“幸福来得太快。”在谷歌尚未明确是否就此退出中国市场之际,百度员工已经赤祼祼地趁火打劫:如今百度负责广告销售的员工一早来到公司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列出谷歌的广告客户名单,开始逐个联系,百度人得意的说,“我们内部调侃这是捡钱计划。”
差不多同时,百度首席产品设计师孙云丰在博客上公开撰文辱骂:(关于谷歌退出中国)“整个事情给我的唯一感受,就是恶心”、“证明google是个市侩分子。”姑且不论孙云丰的观点是非对错,如果孙云丰代表百度骂谷歌,那他就严重地缺乏职业道德,辱骂竞争对手显然不是一家公众上市公司高管之所为能事;如果孙云丰代表自己骂谷歌公司,那么就有义务接受谷歌用户的回应和批评。可惜的是孙云丰一方面宣称自己观点毫无错误,另一方面,他又赶紧删掉了自己的文章并且四处要求删贴。也有人说删贴未必是他自己的意愿。那么,作为宣称“有道德感”的百度员工,孙云丰不应该屈从别人的意见删掉自己认为正确的东西。作为百度高管,孙云丰更不应该允许百度公关去打电话要求别人删贴。
新浪微博上有网友评论说,“单从商业价值和经济利益方面考量,都可以看出Google的不作恶,并不是作秀的口号。对于一个靠信息有序化赚钱的公司,必须要不作恶才行。百度正好相反,必须要作恶才行。”这句话说到点子上,谷歌退就退吧,百度未必就能继续一股独大。即使暂时抢下更大份额,如果不改变或者提升哪怕是一个世侩也该有的道德底气,百度终有一天遭世人唾弃。
当然,曾经我也经常使用百度,享受其便利搜索的同时也关注其成长。我曾一直很期待百度能成为一家负有责任感的道德公司,就像他们新编《壹百度》里所鼓吹的那样。遗憾的是,从百度高管到员工,似乎都没和这家公司一样完成这种道德上的转变。不要武断地以为我是在挟公器而泄私愤。以我跑IT线的最近两年跟百度人打交道的直观感受就是,百度严重地缺乏公关沟通原则并且势利:为了掩盖其负面新闻,百度公关可以不惜千里飞来又是许诺又是找高层拉关系;一旦目的达到或者遭拒,其公关团队转瞬就变得傲慢十足。
从最近频频曝出网友投诉百度上充斥恶意诽谤攻击他人名誉的网页链接可见一斑。百度不仅没有履行道德公司所必须的制止不良信息散播责任,却是为了暖味眼球和暴利空间,选择最大限度地纵容和助长这类恶意传播扩大化,给被侵权人带来更大的伤害。可悲的是,百度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似有将此恶习死扛到底的趋势。
“百度搜索引擎的核心价值就在于在网络空间里自由地抓取信息,靠信息有序化进行商业运作。”百度公关高管们不止一次地辩称,技术上无法屏蔽掉恶意诽谤信息。但如果以此逃避散播诽谤网贴的责任,那么,累积起百度巨大财富将李彦宏推上首富的百度竞价排名又作何解?那些活跃在百度线上线下,以收钱删贴的公司又是如何的生存?更近的例子是,如今百度上搜索孙云丰骂谷歌的贴子,缘何毫无例外地全部显示“页面无法访问”?百度何必如此掩耳盗铃。
百度原本可以更幸福的,他完全可以把商业价值建立在一个正确的价值观之上。谷歌的退出,无疑让百度迎来商业搜索史上可遇不可求的机遇,很不幸,百度根本不愿这么做。

转自:戴远程的BLOG

Read More

第 5 页,共 41 页« 最新...34567...102030...最旧 »